经济学的历史观

经济学的历史观

来源:社区分享

分享人:yating

实际上在讲历史观之前,应该说一下经济学的世界观的。但我想先从历史开始说起,在说经济学的世界观以及道德观。毕竟历史是客观存在的,而世界观和道德观有一定的主观因素,因此大家可以作为一种参考价值观去对待。

我们将从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三个角度来梳理与思考经济学为什么产生和发展的本质。我们先从 过去 这一个角度开始,讲述过去最终是想要告诉大家两件事情:

  1. 经济学是特定时期的产物并非永恒不变的东西
  2. 经济学是有自己的政治目的和政治属性的,有自己的利益所在的。

希望大家可以暂时记住这两句话,对我们认识经济学和看待制度与政策也有一个更宏观的视野。

在讲经济学的历史之前,我想追问大家一个问题,什么是生产力?大家怎么理解 生产力这个词或者这个概念?

简单理解为可以把生产力看作是一个人生产出来的东西能够养活多少人的能力。如果一个人生产出来的东西他就只能养活很少的人,这就是生产力低下。如果一个人生产出来的东西能够养活很多很多的人,这就是生产力发达。

生产力会有一个最低限度,这个最低的限度就是要保证自己活下去,保证自己和自己的孩子能够顺利的活下去,这样才能保证物种的繁衍,否则这个物种就会灭绝。这就是古代农耕社会最基础的保障。

如果我们把一个人养活自己和自己的附属,那么我们就把这种最基本的生产力看作是 1。整个动物世界大概就是这么大的生产力。人类社会原始社会时期,应该也是这么大的生产力。

那我们就从 1 这个起点开始,当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走到农业社会的时候,那么我们人类社会学会了两件事情:1.学会种植技术; 2.驯服了动物,能够开始养殖动物了。这个时候生产力有了第一次比较大的跃迁,意味着一个人生产出来的东西不仅仅供自己吃了,还能够有多余的够给别人吃。

生产力的增加这个时候就导致了人群中可以出现一些非农业人口,那么,非农业人口比例应该是多少呢?从最初的0开始,这个比例是逐渐在增加的。

但是在古代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非农业人口的比例他都没有超过10%,农业人口的数量一直都是高于90%。这个数字很容易理解,就意味着十个人里有九个人种地能够养活得起一个闲人。这个时候的生产力大概估算一下就应该是 1.1倍,一个生产了1.1,那么九个人不就是成产了9.9吗?那么就近似样了一个闲人呗。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非农业人口的额比例从来没有超过10%呢?

是因为生产力不够发达吗?养不起更多的闲人吗?答案是:肯定不是的。

我相信从春秋战国时期一直到秦汉三国,再到唐宋元明清这两千年多里,农业的生产力肯定还是有不少增长的。举个例子,都江堰这是战国时期用于农业灌溉的水利工程,说明灌溉技术在很早就出现了,也意味着种植水平肯定是有提升的。在例如 南北朝时期一本农业著作《齐名要术》,这本身里记载了节气啊,施肥啊各种比较先进的技术,说明生产力还是有不小的提升的。再往后呢到元明清之后,对外的交流就比较频繁了,开始就引入了很多外来的品种,例如 土豆,地瓜、番茄和玉米等这些高产的农作物,说明这个时候种地的亩产量也有了翻倍的增长,亩产量一翻倍就意味着同样耕种这么大一块地,以前能养活这么多的人,那么之后养活德人数就翻倍了。这说明生产力肯定是有不小的提升的,但是非农业人口比例始终没有超过10%,为什么?这就是非常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了。

因为所有的生产力发展,他依然就只局限在农业领域,只有农业技术缓慢的提升了,而其他的技术并没有革新式的发展。那么当一块地能够养活更多的闲人之后,这些闲人还能去哪里呢?如果没有其他的领域能够吸纳这些闲人,他们就去不了任何地方,最终他们就只能够回到农业领域中,最终的结果就是人均耕地面积变得越来也小,越来越小。有一个研究数据表明:在北宋之前人均占有的耕地面积超过十亩,而到了明末清初的时候人均占有的耕地面积已经不足三亩。所以生产力是一直有提升,但是并没有从农业人口中解放人口出来,而是让多出来的人又重新回到农业生产中,让人均的土地面积越来也少了。这也是我曾经跟大家提过一个现象:内卷化。

所以我们在回看一下历史,会发现历史中有一些规律的,以我们中国的历史为例,每一个朝代在一开局的时候都是人口最少的时候,人少意味着人均的耕地面积比较大,每个人都可以安居乐业的耕种,谋求生产与发展,但随着朝代走到一个鼎盛繁荣时期,之后呢,人口会逐渐增多,土地早晚会变得开始不够分,但土地人均面积渐渐达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人们就会挣扎在吃饱和吃不饱之间徘徊,将渐渐消耗之前积累的库存与积粮,当消耗光了之后这个时候风险也开始出现了,如果一旦出现洪涝或者干旱,地震等自然灾害就会饿死人,于是就会爆发农民起义。

咱们历史上几乎每个朝代的末期都会伴随着自然灾害以及农民起义,然后在农民起义爆发与镇压农民起义之间呢,旧的朝代就崩盘了,新的朝代又开始了,因为自然灾害,不断的镇压与战争死了很多人。所以到了新的朝代开始的时期,又是人口最少的时候,又是人均耕地面积最大的时期,就这样周而复始,一个朝代一个朝代这样迭代循环的规律。在整个漫长的这种历史时期里,是不需要经济学的。因为在农业生产的社会里,商品经济也很简单的,也不复杂,在当年的社会虽然不需要经济学,但却一定需要别的学科,所以大家可以想一下,在那个历史时期需要什么呢?

在长达上千年的农业社会里,我们要看透当时的社会本质,概括起来本质就两句话:

  1. 土地是财富的来源;
  2. 人多地少才是农业社会最永恒的矛盾。

我们顺着这两句话慢慢往下捋,既然土地是财富的来源,那么当时的社会制度必须先解决土地的分配问题,往大了说这是对王侯贵族的土地分封制度,往下了说着就是对普通小老百姓的井田制啊,保甲制等等,把人固定在土地上。在往大了说,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交往或者战争,都是对土地资源的掠夺,攻破一座城池之后,里面的人全部杀光也没有关系,例如元朝时期屠城政策,因为土地才是财富的来源。而人多地少呢,又是当时社会最大的矛盾,所以整个社会主流的配套思想和文化一定是要先解决这个主要的矛盾,比如儒家思想,忠君就是要忠于君主,不要动不动就搞农民起义,还讲究长幼尊卑这其实也是一种资源的分配方式,如果饭不够吃了那么久按照长幼尊卑来分,所以在这样的年代里,流传出很多脍炙人口的故事例如孔融让梨就流传了上千年。同时还有宗教思想流行的道家与佛教,都是为了服务于这个主要矛盾的,当然最终佛教思想更能解决内卷化背景下普通老百姓在毫无希望的痛苦生活中,用来世作为回报以牺牲当下的享乐,最终无欲无求不争不抢的这种宗教思想还是多少能够缓解这种人多地少的矛盾的。

为什么儒家文化和道佛宗教思想宣传的效果都差不多呢,因为这背后的社会生产力,当时社会生产力造成了人多地少的主要矛盾。一个社会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还有法律制度,宗教和文化都是要和社会生产力相匹配的。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制度和思想,我相信国外的情况也大致如此。

因为在这一时期,也就是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比较讲究出身和血统的时期,包括我们看到很多外国人的姓氏比如说姓Smith,Smith的意思就是铁匠,还有索亚的意思就是伐木工,还有一个Fisher就是渔夫,经济学里有个费雪(Fisher)效应就是这个姓氏了。大家能够想象一下能够以一种职业当成姓氏,说明这个家庭世世代代做了多少代这个职业,才会把职业当成一种姓氏呢。所以这个时期是非常讲究出身的,贵族就是贵族,平民就是平民,你生下来就注定你要做什么了,这种制度大家仔细想想也就能明白了,因为当时人多地少,如果 有人闲出来了没有事情干,他就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所以中国就通过井田制,保甲制等等制度把人安插在土地上,固定在土地上,我相信国外也应该有类似的制度,最后演变出来的文化就是非常看重出身,一代一代的固定下来。

以上是农业时代的情况,下面我们继续讲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全世界各地出现的时间点不太一样的。咱们中国出现的比较晚,要到清朝末年的洋务运动才开始萌芽,当然也有学者说中国明朝时期也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但这不影响我们对历史的认识。而中国真正发展工业也是要到新中国成立,以举国之力步入工业时代,我们的父辈大致就是出生在那样的年代。而国外欧洲那边出现的时间就比较早,他们的萌芽是从15几几年到17几几年这两百多年间,这正好也对应着中国明朝的中后期一直到清代的乾隆年间。在这一时期呢,经济学也开始出现了萌芽。

早期的经济学在历史上叫重商主义,在176几年之后呢,欧洲开始出现了工业革命了,欧洲的社会非常迅速的从农业社会转型进入到工业社会,而随之而来的是1776年经济学也开始出现了。让我们更加详细的来看看哪个事情欧洲社会出现了哪些变化,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的这个过程中,有很多重大的变化,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变化就是财富的来源开始变了,在农业社会中我们说财富的来源于人在土地上耕种,更具体的说来人特别多,土地又特别少,所以人不是关键,土地才是关键。而进入到工业社会后,财富的来源变了就变成了人通过机器设备生产东西,然后在卖出去;整个财富创造的过程中至少涉及到三个环节,首先第一个环节要有人,要有劳动力;其次是要有机器设备,要有技术,要有这样的生产能力;最后就要涉及到对外的销售了,要有市场,要能够把这个东西卖出去。所以大家也思考一下 人 技术设备 市场这三个环节哪一个才是创造财富的关键呢?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关键也是不一样的。咱们先不说经济学,先说一下法律,在资本主义刚开始萌芽阶段,出现了哪些法律?在那个时期呢,需要大量的人力进工厂,在封建社会的时候地少人多,人是没有用的,所以要想办法把人束缚在土地上,但是进入到资本主义萌芽开始,人就开始变得有用了,于是要想办法把固定在土地上的人解放出来变成劳动力,要防止身体健康的人游手好闲,去要饭啊,偷盗啊这些都是不行的,所以英国在1536年就颁布了一个强壮的流浪汉的法令,意思是只要身体健壮的人,如果去流浪的话,被抓住就要被割耳朵,如果第三次被抓住就要判死刑;到了1547年一项英国的法令说人和人之间 可以互相的检举揭发,只要对方不工作我就可以去检举他,只要检举了我就有权收他做我的奴隶;到了1572年,伊丽莎白女皇又宣布了一项法令:如果年满14岁,如果还没有工作还在流浪或者要饭,那么被抓起来之后就要用烙铁,除非他立刻找到一份工作,如果第二次又被抓住了,如果还没有找到工作就要被处死,如果第三次被抓住了你想找工作也来不及了,没有任何机会就会被立刻抓去处死。

后来呢,随着技术进步,生产力又持续的提高,技术起到的作用就比单纯的叠加人力要有效得多了,所以这个时候的法律就开始渐渐的转变了,不在那么强力的要求人们去当工人了,而是开始注重知识产权的保护了。让新技术别那么快的被复制出去,让技术领先的优势保持住。而在走出农业社会之后,人开始变得值钱了,这时候战争的目的也开始转变了,最初的战争就是奴隶战争,抢夺劳动力;随后变成了抢夺原材料,争夺工业生产过程中的生产资料;最后又变成了抢夺市场,这个时候人还是非常重要的,没有人就没有消费了,打仗的目的就是为了市场,比如我们都知道的鸦片战争,这就是典型的为了抢夺市场而打的战争。

讲到这里了,我们在梳理一下,前面咱们给大家讲了法律的例子,国家政治的例子,我们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些法律存在的目的,这些国家政治存在的目的都是有什么样的目的。而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法律制度这些都被统称为上层建筑,所谓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什么样的生产力条件就会产生什么样的上层建筑,所以同一时期也产生了经济学。

如果咱们稍微深入洞察一下就会发现,经济学就是为了保证相应的经济制度这种上层建筑而产生的,他也是有相应的历史目的的,举个例子经济学一般会宣扬自由的选择,你们想想啊,用法律制度等于是强迫流浪汉去进纺织厂去工作,而流浪汉又有多少人呢?而用 经济学的理论让人们自由地流动,让过去的斯密斯和费雪都能自由的涌向城市,这其实就是要瓦解过去把人们拴在土地的这种政治制度,这样才能把更多的人从农业束缚中解放出来,经济学还宣扬自由主义,宣扬政府要去干涉,这是因为在工业革命之后呢,生产力增长的很快,一个地区生产出来的东西可以供养很多其他地区,这个时候必须把东西往外运,那么我们在自己的国家之外可以靠着国际条约,靠着战争,靠着坚船利炮来保障对外的出口,但是在国家内部该怎么办?内部总不能自己人打自己人吧,封建时期呢为了把人固定在土地上,各个地域之间交流是非常不便利的,各地也各自为政;甚至各个村落之间为了水源(灌溉资源)也可以争得你死我活的情况;因此各个地区会有很多设置关卡以及屏障来阻碍交流。

比如在法国,每经过一个封建领主的地盘就得交一笔钱,中间被层层扒皮,难道还要发动战争来解决吗?所以这个时候需要靠经济学去宣扬自由市场,不要贸易壁垒,不要政府干涉,不要行政干预等等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经济学当时做的事情,而这些宣扬也确实是有很大的社会进步意义的。其实在我们国内二三十年前也是存在着类似的问题,例如从山西运输的一车煤运往河南,这中间也是重重关卡不断收费的过程,一车煤的成本可能是2000块,但是一路这样收下来成本居然高达5000块,如果现在还存在着这样的情况,我们互联网购物又如何发展得起来呢?现在网上购买几块钱的东西就全国包邮,如果放在之前几乎是不可能的,通过这样层层关卡,几块钱的东西成本就搞到十多块,会大大影响消费能力与交易次数的。

由此可见过去农业社会产生的政治制度一定是会阻碍经济发展的,那么还有人员流动也是一样的,我小时候在广州还需要一个东西叫暂住证,如果不带暂住证出门就很有可能会被关进收容所的,这也是一种把人固定在土地上的政治制度的延伸。所以经济学宣扬的自由主义,呼吁不要管制,不要干涉是有进步意义的,但如果一个市场高度自由的时候,经济学是否 还要继续宣扬自由主义亦或者其他什么思想呢?这个问题也是值得大家思考的。

这里我想引用一个例子,就是当年360与腾讯大战的例子,记得有个杂志的标题就是《狗日的腾讯》,因为当时任何一家新公司只要发现了一个新的商业领域,腾讯就会立马跟进去,跟人家搞自由竞争,结果是在自由竞争下,谁也无法竞争过腾讯,几乎所有的新企业都玩不过腾讯。所以这个时候完全依靠自由竞争真的公平吗?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就如现在的bigtich一样,互联网的巨头们来跟我们玩自由竞争,比如我们要做区块链,这些企业也早就布局了区块链,请问该如何自由竞争呢?

所以我们需要看到新的时代背景下新的变化,过去合理的不代表未来一定合理,并且一直合理下去。当然 是否在这个时候需要政府监管呢?还是放任一直这样有巨头科技来垄断呢?这些都是值得大家去思考,去评判的。

在80年代的工厂管理制度是否就适合现代互联网时代下的年轻人,那个时候海尔的严格管理制度,规定员工吃饭多长时间,上厕所多长时间,所以那个时代海尔是我们国内优秀的企业,但是现在他已经掉队很严重了。所以任何的制度都是要跟随时代的发展,经济学也是一样的,经济学是特定时期的产物并非永恒不变的东西,他的存在是有自己的政治目的和政治属性的,有自己的利益所在的。

所以当我们迷信经济学的时候,也要警醒一下自己,我们现在怎么看待古人的,其实就是未来的人如何看待我们的姿势,千万不要盲从与迷信。当然,反过来说,我们质疑或者不相信经济学的时候,我们也要警醒一下自己,因为我们终将也是历史时代中的人物,我们也无法超脱出自己所处的这个时代,起码我们需要一些知识与工具帮助我们更好的探求事务的本质。

这是经济学的历史,后期我们接着说经济学的现在与未来。

1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