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Qitmeer公链测试网经济模型问答

经过5个月的研究,Qitmeer 经济模型研究组发布了测试网经济模型,用以解决 Qitmeer 网络的特殊转型与过渡。这个经济模型研究小组以权力下放的区块链精神为指导,打造了这套独特社区共同决策的自由博弈模型。目前,社区里仍然有不少问题,我来尝试回答一下。

名词定义

● HalalChain ERC20 代币:HLC

● Qitmeer 测试网代币:pmeer

● Qitmeer 主网本币:Meer

● 已经销毁的 hlc token:B-HLC

第一问:QITMEER公链测试网的经济模型看起来很复杂,你能用几句话简要介绍一下它的特点吗?

:此模型的货币设计思想有三个特点:一、总量恒定。即价值不会无中生有的产生,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为此,采用了销毁 hlc 的数量来决定 pmeer(Qitmeer 测试网络代币) 可产出数量的守恒方式,给出了 Qitmeer 测试网络代币 pmeer 的特殊挖矿机制。二、测试网期间自由兑换。即测试网期间,hlc token 和 pmeer 持币者可以自由交易兑换,矿工因为能够自由兑换而随时出售PEER,HLC TOKEN持有者随时可以把联盟链的TOKEN换成测试网(其实就是主网的BETA版)的COIN。HLC因为有销毁量,流通减少而价格浮起PMEER因为烧电而做实内在价值并不断抬升内在价值,因此,两币一直在动态博弈中。三、不同权映射。测试网结束后,销毁掉的hlc token持有者 、pmeer 持币者、 未销毁的hlc 用户这三个群体,都将获得主网代币(meer)的映射权,但映射权力大小与映射所占比例不同。销毁掉的HLC TOKEN将获得最优条件的补偿,另外两个群体也将因为博弈结果不同而有不同的映射比例,这正是自由竞争与博弈的乐趣。

第二问:我看到这个模型里面共涉及到了四种权利的币, B-HLC 、HLC、pmeer、meer,请问他们之间是何种关系?是不是主网上线后,前三个就没有了,只有一个MEER了?

答: 说实话,初看这个模型的人,都觉得理解这些不同权利的币是最难的,而模型的创造性设计点正在于此,如前面所述,它按照平等的货币思想、自由的博弈思想,为一个公链币MEER的产生准备了一个合理的形成条件。

大家知道,HLC是Qitmeer公链前身食品溯源项目HalalChain的token,基于ERC20在2017年发行,希望通过联盟链的形式为伊斯兰清真食品溯源赋能。由于区块链早期技术、政策环境、产业链资源等多种原因和制约因素,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还要走很长的路。为此,HLC基金会决心进行转型,经过长达近半年的深入考察和调研,最终选择将HLC转型为Qitmeer公链,使用先进的BLOCKDAG技术的新一代公链,专门服务于伊斯兰金融和普惠金融。经过技术团队一年多的奋战,2019年6月底成功开源,9月份测试网经济模型上线。

当同时要兼顾联盟链、测试网、主网这三个项目技术载体,并兼顾不同阶段的代币,因此,模型中涉及了共有四种持币的权利主体:HLC TOKEN的持有者、销毁了HLC TOKEN的投资者、测试网中的代币PMEER持有者(通过矿工挖矿的方式产出,产量根据销毁HLC token的数量来确定,即是B-HLC决定着Pmeer的数量)。最终,前三者权利主体手上的币,都映射到主网上后变成了Meer,它是Qitmeer主网的本币。

第三问:社区里面有一个问题恐怕是最多的,模型组的设计中,为什么要采用销毁HLC token的数量来确定测试网代币Pmeer产生的数量?

答: 哈,这确实是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

如果我用一个比喻的话,就是:必须死一个HLC TOKEN才能换取生一个PMEER,这样做的原因就是要让烧电的Pmeer与联盟链的代币HLC TOKEN 相生相融,二者价值将充分融合。一年多后,他们向主网映射时内在价值完全真实,这样才能成为主网价值的一部分,才能作为底层基础货币带动Qitmeer商业应用的落地和生态繁荣。

那么,测试网通过什么方式为Pmeer注入价值?Qitmeer从技术上沿用了经典比特币系统中的POW挖矿机制和UXTO交易模型,需要通过电力转化和挖矿劳动才能产出Pmeer,代币的产出是靠挖矿,而不是发行,本质上是将电力成本和劳动付出的价值附加到Pmeer上。

Pmeer以烧电方式产生了内在价值,但HLC TOKEN如何联盟链的肉身变公链的金身呢?这时,模型创造性地设计了一个“通缩补偿价值”,那就是用销毁HLC token的方式换取PMEER准生证,同时,HLC TOKEN流通盘的减少后价格会上升且能随时与PMEER交易,从而使PMEER与HLC TOKEN的价值可以充分交换并相互融合。

Qitmeer测试网总量恒定为10亿,同时要保证Pmeer的内在价值,首先必须是通过挖矿产出,考虑到前身HalalChain持币用户的利益,如何将他们的肉身换成金身?经济模型设定的是两种方式:自愿销毁和自由兑换。

如果用户选择自愿销毁,这是舍身成仁,必须奖励,因此:1个HLC对应1个Pmeer,通过挖矿的方式将这部分HLC token的肉身转换成了烧电的PMEER金身。

如果用户选择自由兑换的方式,HLC token和Pmeer是存在一个不等值的兑换比例的,这就要看市场中的博弈了,HLC TOKEN里头有法币的真金白银确实做进去过,PMEER有烧电的烈火真身,怎么换呢:1Pmeer=βHLC。 持有HLC token且不愿销毁的用户只能通过交易市场兑换Pmeer,这其中会产生博弈,等值兑换或不等值兑换完全由双方交易主体决定。

第四问:我愿意销毁HLC TOEKN来换取未来主网的映射时的特别补偿,他不愿意销毁HLC TOKEN只想在场内做波段,这个我能理解。可是,将来映射的时候,如果出现有人不愿意映射怎么办?

答: 你注意看 Qitmeer的最终价值是通过主网代币Meer体现,并在经济模型中建立了hlc–>meer和pmeer–>meer的双通道映射,即主网映射阶段,销毁的HLC和未销毁的HLC都能够映射到主网。

大家知道,HLC这个项目大家看好是因为它在联盟链的基础上做了一次历史性大升级,就是我前头说的肉身变金身,乌鸡变凤凰。Qitmeer是一条全新的服务于全球普惠金融公链,主网代币Meer是和食品溯源项目代币HLC是不相关的,但考虑到历史原因,Qitmeer是在HLC社区和技术基础上转型而来,也是一条开源的去中心化公链,这条公链的运行和治理都是由社区决定,因此就不能割裂前后关系,由社区成员自由选择,决定HLC和Qitmeer的最终走向。

所以,销毁这件事是由社区成员自己的意志决定的。Qitmeer主网上线后,将引入新的商业体、经济体、矿工矿场等,会购买或持有Meer,这部分群体将成为新的社区成员。原先持有HLC token的老社区成员,则会自由选择,一种是看好Qitmeer的发展,通过双通道映射继续支持该项目,另外一种是放弃新的Qitmeer项目,持有的HLC token既不销毁也不映射主网,留在原先的HalalChain市场中,或者套利变现,或者漠视不管,也就是退出了Qitmeer公链的社区,是进是退,一切都是社区成员自己的选择。

你说的最终极至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是如果老的社区成员全部不愿意销毁HLC,不愿意主网映射,也就意味着集体下车,新社区成员成为Qitmeer支持者;还有一种是老的社区成员全部过渡转往Qitmeer社区,新老社区成员融合,共同支持Qitmeer发展。

第五问:我能把测试网经济模型这件事理解为增资扩股吗?

:完全正解。

HLC TOKEN 的代币总量是10亿, 测试网阶段HLC+Pmeer也是10亿,这两个阶段始终保持数量守恒规则,着重于新的价值注入以及为新的利益体引入做铺垫。到了主网上后Qitmeer的总量将是N亿(主网总量将根据主网的经济模型设定,此处暂以N代替),这个N有可能还是10,也有可能小于10或大于10。这一阶段着重于新利益体的引入,解决网络的长期可持续性与生态壮大。

注意看,当铸币数量确定后,我们要为其注入价值。这时,在社区成员的意志决定和利益选择下,把HLC代币过渡到PMEER;在测试网阶段,同时存在HLC和Pmeer,HLC+Pmeer=10亿;第三步是主网映射阶段,HLC和Pmeer全部映射到主网,二者价值将全部融合到主网。

不得不提的是,主网正式上线代表着公链生态开启,基金会将提前引入新的商业与利益体进来,意味着整个网络的流通价值是增加的,估值会增加。这时候Meer总资产价值是增加的,相当于增资过程,新社区成员通过持有Meer参与Qitmeer公链,因此不管是HLC还是Pmeer,同Meer的映射比例就不可能是1:1的关系,而是存在换算关系。因为,Meer有成本价值,持有Meer的新社区成员,要么是付出了挖矿成本,要么是真金白银购买,这部分价值不能消抹,形象的说是增资扩股,如果硬要是说稀释的话,等于是股权融资,新社区成员带来实际价值的增加,吸纳老社区成员的股权占比,但是老社区成员的资产价值并未稀释。

第六问:说个最实际的,对HLC持有者来说,销毁HLC映射和不销毁HLC映射哪个更有利?

答: 这就是博弈的妙趣,你自己选。

我先告诉你我测算的一个结果:如果销毁2亿HLC TOKEN,那么销毁者它会多得20%的主网映射币数量。

测试网阶段同时存在HLC和Pmeer两种代币,但是测试网总量是由销毁的HLC决定。HLC和Pmeer之间是此消彼长的关系,Pmeer多了,HLC就少了,Pmeer少了,代表HLC多了。假设销毁了4亿HLC,占了原来HLC token总量的40%,也决定着测试网代币Pmeer总量是4亿,整个测试网(要注意的是这里指的是HLC、B-HLC和pmeer这个整体)将在主网中映射占比40%,等于是销毁HLC的数量决定着测试网在主网中的占比。

经济模型的设定中,对所有在测试网期间参与销毁HLC token的用户优先享有主网映射资格,映射权重更高。最直观反映就是,对于HLC持有者来说,销毁HLC比不销毁HLC映射更有利,有利的什么程度呢,可以用下面这个模型算出来。

用公式来看B-HLC(销毁的hlc) 的映射比 (f P 、HLC的映射比 (f X 、pmeer的映射比 (f Y

分别是:

f_P %E5%9B%BE%E7%89%8701 %E5%9B%BE%E7%89%87331

注:N代表主网总量,N0代表大家可以分的蛋糕有多大。

由于N是主网总量,是一个常数,故fP是关于P(销毁的量)的单调递增函数,即销毁的越多,销毁者占据的比重越大。由于 (10-P)< (10-P+βP),所以 (10-P) / (10-P+βP) 恒小于1,即不销毁的映射比一定比销毁者低。

假如销毁了2亿,另假设hlc和pmeer映射权重对等,即β=1,则

B-HLC(已销毁的 )的映射比是fP= 2N/100=N/50;

HLC(未销毁的)映射比fX= 8/10×fP=2N/125

显然, fX比fP少了20%,这就是销毁者的补偿收益。

第七问:如果我不销毁HLC TOKEN,能预测一下我的可能收益吗?

答: 如果你很厉害,在PMEER与HLC TOKEN的交易博弈中做波段,赚了很多币,但你也许会因为不走运而赔掉很多币。这就是博弈的妙趣。

做投资,最妙的是未来的不确定,最痛苦的也是未来的不确定。如果你乐意销毁,获取未来不低于20%的主网币的映射数量,那你就走这一条确定的路。

如果你确实想来点心跳的,完全可以不用销毁,在市场中博弈做波段。有可能会成为大户。但也有可能会在博弈中输掉本钱。

我做一个比喻:这就像买国债和买股票,销毁HLC token的就像买国债,有一个固定承诺的收益。买股票的就像持有HLC token不动,这就是过山车,大赚大赔。一切取决于你的心态与选择。

第八问:HLC token计划何时销毁?计划如何销毁?

答: 根据9月份中旬的AMA路演,社区用户充分了解经济模型后,项目方会开启一个HLC token销毁的窗口期,用户自行选择销毁,窗口期结束,将不再接受销毁。

HLC销毁是通过将HLC token打到一个黑洞地址,此地址是在以太坊的网络上生成的一个凭证,凭证上详细记录着你的币映射关系和占比信息,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确权,公开透明。在主网映射时,Qitmeer将依据这个电子凭证自动映射,进行确认和资产转移,到时候你将获得主网币MEER。

原则上,所有HLC token的民间持有者(HLC基金会除外)均可销毁,数学模型计算下来销毁的权益是比不销毁更大。作为践行去中心化精神的区块链公链项目,真正让社区成为主导,去共建、自治、共享Qitmeer公链生态,基金会将权益优先让予社区成员,并且对所持HLC token进行锁仓,牺牲流动性,同时不享受销毁所带来的优惠红利。

第九问:基金会手上有不少币,那 为什么不让基金会 手上的币 的销毁?

:这次的测试网模型中,基金会在利益的选择上顾全大局,往后退了一步。它选择了锁仓,丧失了流动性,获得的是最低映射比,这样做也是一个姿态,让市场看到,基金会手上的币没有往市场上放。这对于加密币市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肯定的自律行为。销毁代币的人,虽然丧失流动性,却获得的是更高的映射比。

所以,这次基金会不选择销毁,而是公开锁仓,账户公布后可受社区监督,不享受销毁红利,这是一种让利给社区用户的举措,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友好的“惩戒”。

第十问:测试网如果没人销毁HLC,是不是矿工就不能挖矿?

答: Pmeer(测试网代币)的总量由销毁的HLC数量决定,测试网过程中会先开启一个销毁的窗口期,让大家参与销毁,窗口期结束,Pmeer的总量也就固定了。

做一个极端假设:没人销毁HLC token,那么老的社区成员全部不愿意销毁HLC的情况下,Pmeer总量为0,在主网中的映射占比也就为0,等于是选择集体下车退出社区。这时,新的社区成员直接进入,成为Qitmeer支持者。

这就是一个公平而妙趣横生的博弈机制。

第十一问:HLC TOKEN 销毁后多久可以获得主网币?

答: 需要测试网结束,等到主网上线时就能够映射或挖矿得到主网币。销毁的HLC token的数量决定了Pmeer可产生的总量,同时也决定了测试网运行周期(T=P÷520×120÷3600÷24÷30月,P为销毁的量)。若在市场极度热情的情况下,测试网最长运行周期不超过18个月。短的话,有可能12个月也许就结束了。

1赞

有问有答,,不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