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tmeer 之双子星——HLC和Pmeer

Qitmeer之双子星——HLC和Pmeer

对于一个初次接触Qitmeer的人,可能在某些地方看到在Qitmeer的资料中出现过HLC和Pmeer字样,对于他们和Qitmeer的关系可能不是很明白,甚至会很疑惑,为了理清他们的关系,我们将从Qitmeer网络的发展历程说起。

要了解Qitmeer的发展历程,就需要了解“Qitmeer公链发展的四大时期

Qitmeer网络采用BlockDAG的合作记账模型代替传统链式节点的竞争记账模型,并融合经典 UTXO 模型,打造一条符合经典区块链设定(开放,公平,安全,可扩展性)的PoW公链,为全球不发达地区与人口提供普惠金融,为对财富有伦理与信仰需求的人提供包括伊斯兰金融在内的各种伦理金融,其整个发展路线大致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1、麦加时期;2、麦地那时期;3、伍麦叶时期;4、 阿拔斯时代。

不同的时期有着不同的历史使命,也孕育出了其富有阶段特性的产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HLC和Pmeer都同属于Qitmeer网络的一部分,只不过是Qitmeer网络发展早期的不同阶段产物,最终他们将在Qitmeer的主网阶段融合归一,最终将只存在一个主网币meer

1. HLC——麦加时期的觉醒与启蒙

在字面意义上看,麦加时期是伊斯兰文明之初,是先知穆罕默德启发圣门弟子初创一个信仰公社的载体,其特点是:思想情怀比传播成果重要,哲学启蒙比现实构建重要,起点比成功重要。他们获得了第一批信仰者,他们忍受了误会、伤害、压力但没有放弃对于信仰的共识和坚守。而Qitmeer网络的初始发展阶段与此又何其相似。

自从比特币将区块链技术与精神带入到大众的视野以来,其公开透明、不可伪造的特性,以及其在资产确权与金融科技领域的潜在贡献,深受大众的认可与追捧。比特币仿佛是一盏明灯,为金融科技的前进与变革开拓了新的视野,为各行各业与区块链的结合展示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Qitmeer的发展之初,正是一个思想觉醒与哲学启蒙的阶段。受比特币的启发,Qitmeer想要在区块链上建立一个全球新时代年轻人洁净的世界观,就像约旦山洞里的“七眠子”(七人一狗故事)一样,追求一种正信、洁净取财、平等交易的新生活。在比特币所开创的区块链时代,Qitmeer最初的创始者们发布了一个理想主义的白皮书,想要开创一个HalalChain(清真链),以求在区块链上实现一种面向穆斯林朴素洁净生活的构想。

因此,在最初的时候,采用了联盟链的技术发布了ERC20 Token,也就是HLC,是为HalalChain(清真链)的代币。HLC Token将被应用于清真产品溯源认证以及移动支付等场景。

在麦加时期,HalalChain与全球主要清真产品认证机构、食品集团、物联网公司等合作,共同探索将物联网、移动支付、去中心化验证三个技术成果合而为一的方式,受邀请在迪拜机场自由区建立了运营中心,给全球的清真产品认证打开了通往区块链世界的大门,在中东、东南亚、北非三个地区都获得了现实穆斯林生活社区中的青年人的追捧,并受邀加入了著名的IFSB(国际伊斯兰金融理事会)等国际组织,与全球70个央行代表同座。

2. Pmeer——麦地那时期的创新与探索

麦地那本是阿拉伯半岛上的一个城市,但对于穆斯林文明而言,是先知穆罕默德和圣门弟子考验信仰和精进信仰的地方,在此构建了信仰的完整体系。以此为根据地,他们光复了麦加,最值得重视的是:先知穆圣在麦加朝觐后的辞朝演说是人类今天多民族、多种族、多国家的平等宣言最早的声音。这正是区块链精神的先声,无国家中心化强制的铸币、无商业高利贷强制的交易、无中介盘剥费用的生态体系。

对于Qitmeer而言,这一时期是一个非常重要而又特殊的阶段,是历史的转折点,是思想成熟与哲学进步的时期,确定了要摒弃联盟链的发展方向、而向公有链发展的战略决策,将视野扩大到服务于整个伊斯兰金融、伦理金融、以及社会责任投资等更广泛的生态圈,从而增强金融普惠性并构建社会影响力。

在此时期,Qitmeer需要重新构建网络架构的完整体系,完成从链式区块链向图式区块链的迈进,同时要兼顾历史、衔接未来,做好从HalalChain向Qitmeer主网的平滑过渡。这将是一个富有创造性与挑战性的阶段。

2017年是整个区块链产业爆发的一年。这一年,中国的区块链市场经历过泡沫,投机和监管几大周期的洗礼,整个行业大呈现出一种“盛世狂欢”之象。作为数字货币鼻祖的比特币于12月28日到达了其诞生以来的最高点,逼近2万美元。在2018年1月8日,区块链行业甚至迎来了其有史以来的高光时刻,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值8139亿美元,人民币近6万亿元。而麦加时期的HalalChain便是出生于这“盛世”之末,2017年12月。

而2018年,在“盛世”光环的掩盖下下,群魔乱舞,乱象频出,大有一幅乱世来临的景象。疯狂 ICO非法融资倒逼监管出手;币圈乱象迭出,迎来收割季,引发退出潮;交易所模式创新,韭菜项目方双收割;币圈假消息频发,骗子横行,黑客攻击进阶;空气项目开始逐渐卸下伪装,泡沫接连破裂;全球舆论监管逐渐收紧。这一年,泡沫被扩大到了极致,行业从“盛世狂欢”终致“沃野寒冰”,但仍有少数坚持者在砥砺前行。

在如此的背景之下,麦加时期的HalalChain坚守本心,取得了一些成果,但也逐渐认识到联盟链技术不足以撑起其商业构想,同时随着认知的不断扩展,思想逐渐成熟,视野渐渐开阔,理想也变得更加丰满了,这样一个想法与需求变得逐渐强烈:要搭建一条服务于整个伊斯兰金融、乃至于为全球不发达地区与人口提供普惠金融的公有区块链。在喧闹和纷乱中,一条支持伦理金融和普惠金融的公链开始默默酝酿。

当黑暗渐渐散去,那沉睡在洞中的“七眠子”相继苏醒,一个正信、洁净、平等的世界即将展露光彩。2019年6月,公链正式开源,随后HalalChain正式更名为Qitmeer,一条守卫伦理金融和普惠金融的公链就此正式登台,彰显着人类对无中心化控制、无中介化压盘剥、无投机化铸币、用数学原理重构未来金融伦理的哲学追求。

在Qitmeer的设计中,执念于经典的PoW共识与UTXO模型,这更接近Qitmeer守护平等金融伦理的哲学架构,再结合BlockDAG的合作模型,以求达到安全性、公平性、开放性和可扩展性之间的优美平衡。PoW共识下的区块链是一种以平等的能源价值来铸币的理念,每一个币的产生都有其背后的能源价值支撑。而HalalChain的设计之初,与这种理念是有些许差异的。

作为首个创造性地结合PoW共识、UTXO和BlockDAG模型的公链,在这个阶段的Qitmeer,真金尚需火来炼,需要一个拥有真实算力与大量参与者的测试网络来检验和完善其逻辑架构。此外,由于Qitmeer特殊的历史背景,这一阶段的Qitmeer势必要担负起兼顾历史、衔接未来的使命,做到从HalalChain到Qitmeer主网的平滑过渡。为此,Qitmeer专门设计了具有针对性的测试网经济模型,以开源自治的区块链精神,将权力下放于社区,通过民主公平的方式,开创了双币共存、双币博弈、最终双币共同映射主网的独有架构,去伪存真,既压缩泡沫,也留存价值,同时引进新的价值注入。

而这双币,便是HLC和Pmeer,HLC是HalalChain的ERC20 Token,Pmeer是测试网Medina Network的本币,一个是麦加时期的灵魂产物,一个是麦地那时期的精神寄托,构成了Qitmeer网络早期最重要的双子星。

3. Meer——伍麦叶时期与阿拔斯时代的成熟与繁荣

在伊斯兰文明中,伍麦叶时期代表着伊斯兰文明成熟期的第一阶段,构建了一个跨越三大洲的大一统信仰共同体雏形和架构,它在建章立制、修路建桥,在跨国家、跨民族、跨种族地传播先知穆罕默德辞朝演说中的平等精神,在为一个更大的、时间更久的文明与王朝做准备。

对于Qitmeer而言,伍麦叶时期将实现HLC和Pmeer的融合归一,上线Qitmeer主网,届时Qitmeer底层架构网络将趋于稳定与成熟,基础设施也将逐渐完备,将开始建章立制,大力拓展上层生态建设,结合实体经济实现资产上链,帮助有需要的国家与群体实现链上稳定币,构建链链互通的桥梁,为普惠金融和伊斯兰金融提供独特的金融服务。

经过了伍麦叶时期的准备与建设,Qitmeer将步入阿拔斯时代,开启一个辉煌繁荣的文明纪元。

在阿拔斯时代的伊斯兰文明保存翻译了大量的古希腊文献,从而使得欧洲文明有了渴饮古代希腊文明的机会;阿拔斯王朝用包容的心胸专注于伊斯兰文明的传播,它包容自信而与中国的唐朝相像,它的历史、哲学、医学、天文、建筑、数学、诗歌等都在那个时代获得了世界性的影响。

阿拔斯时代的Qitmeer也将开始绽放异彩,它将帮助全球没有银行卡的贫穷国家开始弯道超车,在非洲东部的国家,主权数字货币可以在QITMEER上发行;在西非,庞大的信仰人口可以使用Qitmeer公链钱包完成天课的无中介化支付;在埃及、伊朗、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印尼、尼日利亚这些人口在8000万-3亿的大国,他们可以使用Qitmeer公链来汇款而实现基本的普惠金融,他们没有银行卡但他们有手机;Qitmeer解决了金融安全与信任评价,手机解决了金融支付与流通。

随着面向伊斯兰金融与普惠金融的服务逐渐完善,将挖掘出巨大的年轻人与不发达地区的支付市场 ,穆斯林的天课与捐赠、牧民牛羊的买卖、劳工每天的日薪、难民的补助发放、远方侨汇的流动等金融需求,都将可以在Qitmeer公链上找到解决方案,更可以在二层结构上搭建宗谱传承、产权登记、司法见证、知识产权保护等各种繁荣的生态。届时Meer将成为具有金币性质的、年轻人喜欢的支付币,而Qitmeer将成为真正的人类新一代守护金融伦理的金融架构,一个繁荣的Qitmeer王朝值得期待!

HLC和Pmeer的映射与博弈

在麦地那时期,HLC和Pmeer是共存互生的,HLC现存量与Pmeer可挖总量之和仍然保持在10亿。

根据经济模的销毁规则,Pmeer可挖总量决定于社区销毁HLC的数量,在2019年10月底开启的为期21天的销毁计划中,共计销毁了2.00287911亿HLC,因此对应测试网可挖Pmeer2.00287911亿;测试网代币 Pmeer、未销毁的HLC、已销毁的HLC总计将在Qitmeer主网上映射时占比20.0287911%。

销毁HLC的用户作为Qitmeer网络最忠实的支持者,其贡献与牺牲将获得Qitmeer网络的认可与褒奖,因此在映射时享有优先选择权,可以获得份额上的优惠,已销毁的HLC未来在主网的映射权益占比为4.01152%,即优先选取主网20.0287911%的20.0287911%。而未销毁的HLC和Pmeer在映射时总共占有主网的16.01726%。

未销毁的HLC和Pmeer并非是平均分配这16.01726%的份额,而是要根据各自的流通市值进行博弈竞争。由于大约4.5亿 HLC 的社区生态建设基金和团队激励通证在映射之前都将处于锁仓状态,既不可参与销毁,也不能计入HLC的流通市值,故HLC的实际流通量少于3.5亿,而Pmeer最大流通量为2亿多一点。在2020年6月份Qitmeer网络进行升级后,稳定运行一段时间后再择机开启HLC和Pmeer的博弈,统计二者的流通数据,纳入博弈计算中,求取平均值,以最终确定影响二者映射比例的重要参数 β(映射权重比)。

new_beta

  • u 为HLC token 的市场价格
  • v 为pmeer 的市场价格
  • X 为剩余HLC Token的总数量,已确定 X=7.99712089亿
  • C 为锁仓的HLC Token总数量,已确定 C=4.50368802亿

由于HLC 流通总量为3.49343287亿,pmeer的最大流通总量为2.00287911亿(即HLC销毁总量),故

β =1.776v/u

Pmeer映射比 = β × HLC映射比

ps:映射比 f,即单个token映射时获得 meer 的数量,即 1 token = f meer。

总的来说,HLC和Pmeer都是Qitmeer发展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历史元素,二者经过测试网阶段的自由市场博弈后,最终会以不同的比例映射到Qitmeer主网。而每一个参与到这两个市场的用户,都将会影响到最终的映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