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C销毁计划:销毁与不销毁的差异——销毁者的衡量

HLC销毁计划:销毁与不销毁的差异

日前,HLC基金会已正式发出公告:启动 Qitmeer 测试网经济模型中的 HLC 销毁计划,同时向社区公示了基金会锁仓地址与数量,供社区监督。

这也意味着 QITMEER 公链的测试网也即将正式上线,大月在一个月左右,矿工即可参与挖矿。

HLC token销毁计划,此举将对 HLC 的转型以及 Qitmeer 测试网的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这是社区全体用户共同参与决策的重要历史时刻,也是HLC基金会权利下放后与社区实现共同治理的开始。

从 HLC 基金会公示的地址中可以看出本次基金会共锁仓 4.5亿 Token(HLC总量10亿),包含了用于商业生态建设、社区建设、以及团队激励的 Token。这些币将一直锁仓至主网上线。另有少许用于测试网期间运营激励的代币也将透明公示出来。同时承诺: 如果出现不可抗拒原因导致销毁HLC token的用户利益受损,HLC基金会将动用锁仓的2.5亿HLC token做为赔付备用通证

基金会此举无疑是在为销毁 HLC 的用户做担保,同时也表达了将 Qitmeer 网络继续推动下去的决心。那么,HLC这次发起的销毁计划,对普通持币者究竟有什么好处呢?

一、先看几个看似神秘而复杂的公式

大家都在问:我销毁了有什么好处呢?

在分析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 在 Qitmeer 测试网经济模型中,销毁 HLC 的数量将决定以下三个数据:

  1. 测试网在整个主网中所占的百分比
  2. 测试网代币 pmeer 的可产生总量
  3. 销毁的HLC(以B-HLC代替) 和主网映射时所占的权重比例

QITMEER 这个模型的设计可能会是一个针对特定情况下的经典案例,复杂而又充满魅力,下面是几个需要着重关注的关键点。

(一)测试网在主网的占比

1

即销毁的hlc数量将直接决定大家在主网的占比。假如销毁了 P=2亿,那么就占主网的20%。销毁的hlc数量越多,占比越高。

注:N代表主网总量,N0代表大家可以分的蛋糕有多大。

(二)映射比 f

一个token映射时可以获得多少主网币,即 1 token = f meer。

  • 第一个利益方是B-HLC(销毁的hlc),它的映射比(f_P)

    f_P

    由于N是一个常数,所以**销毁HLC的映射比就是关于销毁量(P)的一个单调递增的线性关系。可见,大家销毁越多,将来分到的主网币久越多。**这就是一个心理博弈,大家玩命销毁,销毁越多分得币越多。

  • 第二个利益方是HLC,它的映射比(f_X)

    %E5%9B%BE%E7%89%8701

    从 fx 和 fp 的函数比较来看,fx 多了一个系数 (10-P)/(10-P+βP),由于 βP>0,自然 (10-P)<(10-P+βP),也就是这个系数一定是小于1的一个数,即 fx < fp

    直白的说,不销毁的HLC,将来能换到的主网币 meer 肯定比销毁掉的HLC要少。差异多少呢?别人大约会比你多 22%到85%不等。

  • 第三个利益方是 pmeer,它的映射比(f_Y)

    %E5%9B%BE%E7%89%87331

    注意看,和 fx 相比起来,fy 多了一个系数 β,这个 β 正好反映了 HLC 和 pmeer 二者进行相互侵蚀的博弈关系。举个栗子,就好比两方势力抢地盘,谁占优势,谁得到的资源就越多。β 大于1,就是 pmeer 更占优势,HLC 的利益被 pmeer 所侵蚀;β 小于1,就是 HLC 占优势,HLC 保卫了自己的利益,甚至侵蚀了对方的利益。β=1,就属于二者同权映射了。

    在这里个人(仅代表个人推测)做个推测:未来大概率是 pmeer 抢到的利益大,它毕竟是 Qitmeer 主网币的前身,是一个锚定了电力的 POW 币,每一个币都是实打实挖出来的,与原来的 HLC 本质上不是一个性质的币。因此,在这场博弈中,HLC是比 pmeer 相对弱势的。

二、销毁与不销毁的差异,几张图可以清楚的展现出来

我们做一个假设,假设主网的总量 N=1亿,我们选择不同的销毁情况,模拟出各个映射结果。 通过给 P 赋值,我们可以模拟出如下函数图像:

1、销毁的HLC。将来换到的 MEER 肯定比不销毁的 HLC 高。


图1:fp函数,fx和fp的对比

图1中的绿色直线代表了销毁HLC 获得的映射比变化曲线,说明一件事,销毁量越大,绿线取值越高,即销毁了HLC获得的映射比例越高,也就是你能换多少主网币 meer

红、蓝、深蓝等四条曲线,分别是模拟了不同的 β 值(HLC和pmeer的侵蚀博弈结果)时的函数曲线。

可以看出,β越大,不销毁的(一直持有hlc)在将来能换到收的主网币比例(fx)就越小。这就是 HLC 和 pmeer 二者进行博弈时 HLC 趋于劣势造成的结果。β 从 0 到无穷大的变化,动态反映了 HLC 的利益被pmeer侵蚀的程度。

特别注意一下,当 β 大于1,意味着,未销毁的HLC在市场上和 pmeer 的博弈失败了(失败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这时,手里拿着HLC的用户会发现自己的映射比例在变小,资产会严重缩水。当然,大家可以合作一起去对抗 pmeer 的侵蚀。

2、销毁量在 2~3亿附近时,不销毁和销毁的差异幅度剧烈激增,天平似乎是完全倒向销毁者这边了!


图2:fp函数,HLC和pmeer同权映射的情况(β=1),fx与fp差异曲线

图中红色曲线是 β=1 时的情况,灰色曲线是该同权映射情况下与fp的差异变化曲线。

销毁量越大,fx离fp越远,也就是映射比差异会越大。在销毁量 P 在2~3亿附近,映射比差异幅度变化激增,表现为差异变化曲线的斜率增加变快,差值增长变快。也就是说,销毁量在 3亿以内,差异相对温和,而大于3亿以后,差异就会变得越来越剧烈。当然这对于销毁者来说是有利的。但这也应该是自我博弈的一个平衡点。

3、HLC和pmeer相互侵蚀变化,抢地盘大战结果对比


图3:fx和fy在不同 β 时的结果对比

通过这张图,可以看出各种情况下的收益。图中蓝色系列曲线反映的是一直持有hlc(不销毁)的映射比函数图,而黄色系列曲线则是pmeer的映射比函数图。通过模拟 β大于或小于1时的函数变化,能够对比出 HLC和pmeer在这场利益争夺战中因强弱变化而造成的资源分配差异。

在后边的表格中,我们将做一个更具体的说明。

三、计算差异幅度,得出结论

为了方便计算,我们同样先假设主网总量 N=1亿

通过赋值举例说明。假如销毁了2亿(P=2),同时假设 hlc和pmeer最终是同权映射,即 β = 1时,HLC和pmeer映射权重相同,则

  • B-HLC (已销毁的 )的映射比是 fP = 2N/100 =1/50 =0.02;
  • HLC (未销毁的)映射比 fX = 8/10 × fP =2N/125= 2/125 =0.016.

显然,fP 比 fX 多了25%,即销毁比不销毁要多获得25%的主网币

现在注意看下面的表格,我们看到销毁量 P 值在1、2、3亿的情况下,以及未销毁的HLC与PMEER博弈的结果 β 值在1、2、3时(越大表明HLC越弱),可得出下表:

β 销毁量 P 销毁的映射比 fP 不销毁的映射比 fX 差异(fp比fx多)
0.5 1 1/100=0.01 9/950=0.0095 5.56%
0.5 2 2/100=0.02 16/900=0.0178 12.50%
0.5 3 3/100=0.03 21/850=0.0247 21.43%
-
1 1 1/100=0.01 9/1000=0.009 11%
1 2 2/100=0.02 16/1000=0.016 25%
1 3 3/100=0.03 21/1000=0.021 42.86%
-
2 1 1/100=0.01 9/1100=0.0082 22.22%
2 2 2/100=0.02 16/1200=0.0133 50%
2 3 3/100=0.03 21/1300=0.0162 85.71%

表1:销毁与不销毁的映射比差异

N的变化将导致 fx 和 fp 结果成倍数变化,但差异百分比不变。此表反映出了不同情况下(销毁量P的不同,β值的不同)销毁与不销毁所得映射比例的差异。销毁量越大,差异越大;β值越大,差异越大。

我们再 看一下 β 的内在含义

在经济模型中,β是这么定义的: new_betapmeer 映射权重和 HLC 映射权重的比值,用来反映 HLC和pmeer 二者的价值不对等性。即 1个pmeer 相当于 β 个 HLC,fy = β fx

由于 X(未销毁的HLC)和 C(基金会锁仓的HLC,已确定C=4.5)将会是一个固定常数,因此 β 就主要由 HLC的价格(u)和 pmeer 的价格(v)比值所影响。

通过推导,我们可以得出 β的另一种表达方式:β = v(10-P) / u(5.5-P),因为 X=10-P,C=4.5。

从上表1 中的模拟数据可以看出,

假如当 β=0.5,即pmeer和HLC映射权重比为 0.5时,销毁量为 1亿、2亿、3亿时,销毁比不销毁将分别多出5.56%、12.5%、21.43%;

假如当 β=1,即pmeer和HLC映射权重比为 1时,销毁量为 1亿、2亿、3亿时,销毁比不销毁将分别多出 11%、25%、42.86%;

假如当 β=2,即pmeer和HLC映射权重比为 2时,销毁量为 1亿、2亿、3亿时,销毁比不销毁将分别多出 22.22%、50%、85.71%;

由于 销毁量 P 是会先确定出来的,一旦销毁量确定,假如 销毁量为 2亿,当 β 分别为 0.5、1、2时,销毁比不销毁将分别多出 12.5%、25%、50%



温馨提示:

倡议销毁启动时间是2019年10月30日0点,终止时间是2019年11月19日凌晨12点。

销毁周期共计三周,基金会每7天将公告一次销毁进度。

销毁窗口期结束后,将不可再参加。

销毁只能在官方钱包 kahf 中进行,下载地址: https://www.kahf.io。销毁由智能合约执行,切不可从交易所直接向销毁黑洞地址转币,否则将无法获得销毁凭证,从而无法获取映射。

KAHF钱包的详细销毁教程请参见: https://test.qitmeertalk.org/t/kahf-hlc

销毁进度查询地址:https://activity.qitmeer.io

1赞

销毁这件事情其实是大家集体行动的体现,区块链最难的事情不是说技术难以实现,而是这是一个分散化的网络,而一条pow是一个非许可网络,任何人可以随时进随时出,因此要组织这样一群使用这个软件的群体能够协调合作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远非一家公司或者基金会就能做到的,组织起来都如此有难度,更何况还要希望这个群体能够实现集体行动,是非常不易的事情。

希望大家能够集体行动的背后其实就涉及到集体决策,测试网络的经济模型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构思出来的,这个模型不仅仅实现了基金会的权力下放,也涉及到了大家如何集体决策以便可以集体行动。

在这个模型里,销毁者才是真正的决策者,他能决定三个因素:

  • 1.能预挖主网多少的比例
  • 2.pmeer的总量
  • 3.销毁者的映射权重。

因此每个人只要做了销毁的决策,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决策就会相互影响而形成一个集体决策的行为。我一直都在思考社区治理的问题,这就是一个开始,一方面基金会的权利下放给予社区真正做主人的机会,另外一方面社区的小伙伴也要参与到这决策过程中,这样才能真正成为这条网络的“”主人“”

1赞

销毁与不销毁的差异有多大? 如果销毁2亿HLC 蛋糕比喻: 一块蛋糕, 销毁2亿HLC优先拿走了蛋糕的20%, 剩余的80%蛋糕,需要HLC和PMEER去争夺, 而争夺用什么计算呢?就是hlc和pmeer每天的价格占比,形成了一个β值, 把每天的β值相加,然后在除以天数,最后得到一个平均价格的占比值,就是最终的β值,

根据公式来计算,HLC和pmeer价格相同,得到的β值是平衡的,HLC和pmeer的映射比例是相同的,在此基础上,销毁的HLC(b-hlc)的映射比多于hlc和pmeer的映射比25%

但是这是一个理想的状态, 你认为是一个erc20的hlc价格高呢,还是一个算力支撑的pmeer价格高呢? 8亿HLC和2亿pmeer来争夺剩余的80%蛋糕, hlc的数量是pmeer的4倍整, 假设hlc的价格低于pmeer10%的话,hlc和pmeer的映射占比会以差值X4倍的数值拉开, 可想而知,如果极端情况下,hlc价格低于pmeer50%以上,他们的映射占比将拉开200%,

反过来,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计算,销毁的hlc的映射权重会比不销毁的hlc的映射权重多多少,你自己可以通过假设,进行计算出来。

所以得出结论,销毁的会比不销毁的多25%以上,这个以上可能是300%可能是500%也可能是700%。我们暂且给他一个范围,25%-500%

1赞

对于β推导过程公式看不明白的,可以看下边这些公式,换个马甲大家估计就认识了:

hlc流通市值=hlc流通数量×hlc价格

pmeer流通市值=pmeer数量×pmeer价格

hlc分配权重=hlc流通市值 /(hlc流通市值+pmeer流通市值)

pmeer分配权重=pmeer流通市值 /(hlc流通市值+pmeer流通市值)

单个hlc分配权重=hlc总分配权重/hlc数量

单个pmeer分配权重=pmeer总分配权重/pmeer数量

而 β =单个pmeer分配权重/单个hlc分配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