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C的涅槃重生与Qitmeer测试网双币博弈起源

HLC的涅槃重生与Qitmeer测试网双币博弈起源

  • Qitmeer 测试网经济模型设计哲学

HLC 的涅槃重生

回望过去,2017年,可谓是区块链技术发展史上最重要、也是最热闹的的一年,区块链技术实现了巨大的飞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这个概念,越来越多人开始探索区块链技术创新与应用落地解决方案。

在这一年,区块链技术变得难以忽视,更多企业对它产生了兴趣,主流部门开始为这一新技术投去更多关注,我们可以看到各行各业都在研究区块链,以革新并发展自己的业务。

在这一年,纽约证券交易所向SEC提交了两个比特币ETF的上市申请,CBOE成为第一个推出比特币期货市场的机构投资者,CME集团也在一周后实现了类似的进展。

在这一年,人们对区块链技术越来越大的兴趣使得CFTC发布了虚拟货币入门手册,承认区块链技术可以被政府、金融机构和多种行业用于优化日常运营。

在这一年,ICO爆发,IFO爆发,迅雷、巨人网络等互联网公司开始进军区块链,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抢先推出比特币期货开创了华尔街数字货币期货先河。

这一年是觉醒之年,这一年是探索创新之年,这一年百家争鸣,这是最好的一年,也曾是最坏的一年。

也正是在这一年底,HalalChain 踏着时代的浪潮而来,定位食品溯源,希望通过联盟链的形式为伊斯兰清真食品溯源赋能。HLC 便是 HalalChain 基于 ERC20 标准发行的链上令牌(起初基于QRC20标准,后转为ERC20标准)。HalalChain 发布了一个理想主义的白皮书,确定了面向穆斯林朴素洁净生活的构想,与全球主要清真产品认证机构、食品集团、物联网公司等合作,受邀请在迪拜机场自由区建立了运营中心,决心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清真产品认证的过程。这是一次区块链思想的觉醒。

然而,由于区块链早期技术、政策环境、产业链资源等多种原因和制约因素,现有的区块链技术性能上难以满足食品溯源的需求和后期的拓展,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要走的路太过于遥远。为此,HLC基金会决心进行转型。经历了再一次的思想觉醒与哲学启蒙,在历经长达半年的深入考察与调研后,HLC 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在广大的伊斯兰金融覆盖区和穆斯林生活区,人们对不盘剥、不压榨、不设杠杆的平等伦理金融有着神圣的意识,对恩泽齐惠、关注中小企业与低收入者的普惠金融有着强烈需求。但是,在这些地区或国家,有着大面积的贫穷与落后,他们甚至没有银行卡,急需实施普惠金融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技术性支持。区块链这个最初就是面向金融而来的新时代技术,拥有着天然的开放精神与平等思想,这与先知穆圣在麦加朝觐后的辞朝演说中关于多民族、多种族、多国家的平等宣言极其相近。伊斯兰世界需要一个以区块链技术与精神建立的公有基础设施建设,从而建立起无国家中心化强制的铸币、无商业高利贷强制的交易、无中介盘剥费用的生态体系。

为伊斯兰世界建立一套公有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服务于伦理金融和普惠金融,并为其洁净的世界观找到技术依托,便成了 HLC 转型的最终方向与目标。从联盟链应用方案转型为公有链,一条全新的服务于全球普惠金融的公有链,是 HLC 历史性的艰难抉择,也是接下来坚定要走的路。这条公有链将垂直于伊斯兰金融和普惠金融,帮助伊斯兰世界解决金融安全与信任,实现更加便捷的金融支付与价值流转,以及实体资产的链上确权,成为新一代看守金融伦理的金融架构。

当时,时值2018年硝烟弥漫的公链之争,HalalChain(HLC)团队低调潜行,争分夺秒地探寻着实行公链转型的技术实现方案。基于区块链平等的价值观与哲学精神,最终选定了符合经典区块链设定(开放,公平,安全,可扩展性)的前沿 BlockDAG 技术,并融合经历过10年安全考验的经典 UTXO 模型作为公链技术实现方案,打造一条开放、公平、安全、可扩展、可以自由进出的 PoW 公链网络。

做好技术选型后,在历时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便完成了公链核心功能的研发,同时,在 DAG 算法、挖矿程序与矿池开发上,钱包与区块链浏览器等基础设施开发上,均取得了大的进展。随后,在2019年6月30日,由HLC基金会正式宣布,这条服务于伦理金融和普惠金融的公链正式命名为 Qitmeer Network,寓意追求正信、洁净取财、平等交易的金融理想,并于 GitHub 对代码进行正式开源。标志着 HLC 的正式涅槃重生。

这一段时期,在 Qitmeer Network 发展史上,后来我们称其为麦加(Mecca)时期,是 Qitmeer 的初始阶段,代表着 Qitmeer 重要的精神觉醒与哲学启蒙过程,是创始信仰形成的重要过程。

Qitmeer 测试网双币博弈起源

自2019年6月30日Qitmeer正式开源以来,到9月份,Qitmeer 完成了大部分重要的核心开发,项目发展进入了实测检验阶段。随着 Qitmeer 测试网经济模型的发布,以及接下来的内部挖矿测试完成,在同年12月30日,正式上线了 Qitmeer 测试网。这标志着 Qitmeer 公链转型过程中最重要的过渡时期拉开了序幕。这个时期,我们称其为麦地那(Medina)时期。

在 Qitmeer 的历史中,麦地那时期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测试网,但它承载的历史责任与意义确实异常重大的,它是 Qitmeer 从 ERC20 标准的联盟链向具有自主标准的 BlockDAG 公有链进行转型的重要过渡,是区块链精神觉醒和哲学启蒙到逐渐走向成熟的重要过程,它上承麦加时期的历史责任,中接麦地那时期从理论到实践的检验测试,下启伍麦叶时期逐渐走向成熟稳定,拉开商业应用的序幕。

我们知道,Qitmeer 将要走的是一条以 PoW 共识提供公平参与的公有链道路,与 ERC20 标准的联盟链实现思路截然不同,因此转型的过程中是存在着难题的。麦加时期的 HLC 是必须要正视与兼顾的历史责任,在思考未来的同时,历史该如何过渡,该如何与未来融合,过渡时期该如何给未来开拓疆域,这些都是必须要认真思考的难题,而所有的问题最终也都落在了测试网经济模型的设计上。

没有人能给我们答案,我们也没有神的指引,我们自己也不是上帝,无权决定“他人的生死”,也不能独断专行,我们唯一坚持的就是区块链平等自由的思想。按照这一思想,那么人人都是上帝,未来需我们共同决策。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我们开始了 Qitmeer 测试网经济模型的设计,并最终创造出了独一无二的测试网双币博弈的经济架构。

由于 Qitmeer 的主网将是一条独立自主的全新的 PoW 公有链,它将采用混合 BlockDAG 共识和经典 UTXO 模型融合的技术架构,技术上具有极大的前沿性与创新性,要将其真正用于未来庞大的伊斯兰金融场景,仅仅通过内部测试还不够,还需大量的实战测试对其进行检验,我们需要大量的参与者通过实际场景来检验它,需要真实的算力来测试它,自然我们也需要对这些参与者进行经济激励。首当其冲的便是对矿工投入算力的经济补偿,而已有的 HLC 都已经完成了所有权的确权,无法担此重任,因此测试网需要有自己的代币作为经济标的。但是麦地那测试网不能完全代表Qitmeer,自然不能同样,麦加时期的 HLC 也无法完全代表 Qitmeer,他们都只是 Qitmeer 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的 Qitmeer 主网将是二者价值的总和。

麦加时期的 HLC 为 Qitmeer 的发展已经奠定了大批的基础信仰群体,而测试网麦地那将是一个为 Qitmeer 引入新的价值注入的过程,可以看作是一次增资扩股。而能够给到多大的空间去引入新的价值注入,这个决定权只能给到这批已有支持者手里。因此便有了让 HLC 持有者通过销毁 HLC 提前锁定主网价值,获取主网优先映射权,同时给测试网麦地那让出空间以便引入新的价值注入。由此便诞生了 Qitmeer 测试网经济模型中最重要的两个设定:

  1. 测试网代币(Pmeer)的可产出上限将由 HLC Token 销毁的数量决定,即每销毁一个HLC,相应地才可以产生出一个pmeer;

  2. 销毁的 HLC Token 的数量也将决定 HLC(包括已销毁的)和 Pmeer 整体在主网中的占比,即销毁的 HLC 在原体系中的占比也将是主网上线时需要为测试网映射所创世的量。

这将是所有 HLC 持有者通过自我博弈行使上帝权利进行集体决策的时刻,这也将是 Qitmeer 发展史上的第一次去中心化的自由治理。而这便是 Qitmeer 发展史上独一无二的为期三周的 HLC 销毁计划。整个过程公开透明,自由决策,且链上可查,由智能合约确保安全。最终的结果是 HLC 销毁总量 2.00287911 亿,占比 20.0287911%。因此,Pmeer 可产出上限将为 2.00287911 亿,主网上线时将为测试网映射创世的量为 20.0287911%,而销毁的 HLC 部分在映射分配时也将优先获得 20.0287911% 的映射权,而剩余的 79.9712089% 将由未销毁的 HLC 和 Pmeer 共享。

至此,我们解决了测试网整体在主网的比重,也对 HLC 销毁者在主网的映射权进行了确权,剩下的便是对未销毁的 HLC 和 Pmeer 在主网的映射权进行明确。他们二者虽然共享 79.9712089% 的映射份额,但是二者却不能等同视之,他们可以共享未来,但是不能同权映射。

未来明确 HLC(未销毁部分)和 Pmeer 在不同权映射情况下的具体映射权益,我们再一次将决策权交给所有的利益相关者。这就好像已经给这两个阵营的势力划好了一块占比 79.9712089% 的疆域,我们希望通过市场对二者的认可度来决定各自获得的疆域的大小。HLC(未销毁部分)和 Pmeer 因此也将进入到自由博弈的态势。如果说销毁 HLC 是一次合作博弈,那这一次便是一次竞争博弈,是旧的利益体与新的利益体之间的竞争,但最终受益的将是所有人,因为所有这一切都将提升 Qitmeer 主网的价值。

由于 HLC 已销毁 2.00287911 亿,剩余未销毁的数量为 7.99712089 亿。而在这 7.99712089 亿中,由 HLC 基金会掌握的 4.50368802 亿已提前锁仓不参与市场流动(2.5亿为生态建设通证,2亿为团队激励通证),作为一种对锁仓用户的安全背书。因此,在 HLC 和 Pmeer 的这场双币博弈中,起实际决定权的 HLC 数量为 3.49343287 亿,Pmeer数量为 2.00287911 亿。在博弈计算期内,将根据这样的基数计算各自的平均市值,最终去竞争那 79.9712089% 的疆域。

在测试网经济模型中,给出了一个参数 β,用以反映 HLC 和 Pmeer 的价值不对等性与映射的不同权性。我们假设 1 个 pmeer 的映射权重相当于是 β 个 HLC,那么通过计算可以得出:

new_beta

其中,α1 和 α2 分别代表单个 HLC 和单个 Pmeer 的映射分配权重,u 和 v 分别代表 HLC 和 Pmeer 在博弈期内的市场均价,X 和 C 为未销毁的 HLC 数量与基金会锁仓的 HLC 数量,均为已知常数,X=7.99712089亿,C=4.50368802亿。代入常数,则

β ≈ 2.289v/u

这个参数将直观的反应出双币博弈的变化动态,也将直接影响 HLC 和 Pmeer 的最终映射权益。

至此,Qitmeer 整个测试网络中,B-HLC(销毁的HLC)、HLC(未销毁的HLC)、Pmeer 三分天下的局势便已定格。最终,他们都将终归一统,共享同一个未来,届时也将存在一个主网币(Meer)。